主页 > 化工设备 >

2018-2019年6月中邦氟化工行业开展阐述:原料萤石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氟化工行业自20世纪30年代步入产业化以来,因其产品性能优异、品种多、应用领域广、效益令人瞩目,成为一个发展迅速的重要行业,其产品广泛应用于建筑、汽车、电子电器、航空航天、国防、医药医疗等行业,并且其应用范围随着科技进步正在向更广更深的领域拓展。

  氟化工产品包括无机氟化物和有机氟化物。无机氟化物是整个氟化工行业的基础,氟化工行业的其他产品均是在无机氟化物的基础上继续加工而成。有机氟化物又主要分为三大类:消耗臭氧层物质(Ozone-DepletingSubstances,简称“ODS”)及其替代品、含氟聚合物、含氟精细化学品。含氟精细化学品主要包括含氟电子化学品、含氟处理剂、含氟添加剂、含氟医药、含氟农药、含氟染料等。

  氟化工是化工行业的一个重要的子行业,其产品具有高性能、高附加值等特性,应用领域广泛,因而氟化工被称为黄金产业。氟化工行业可分为无机氟化工和有机氟化工行业。其中,无机氟化工产品主要应用于机械、电子、冶金等行业;有机氟化工产品被应用于军工、化工、机械等行业。

  氟化工行业主要原材料是萤石,是一种不可再生的战略性资源,全球查明的储量约2.7亿吨,南非、中国、墨西哥与蒙古的萤石储量位列世界前四,共计约占全球总量的50.4%。其中,中国萤石储量与南非并列第一,均达到4100万吨,占世界总储量15.19%。

  尽管我国的萤石储量仅占全球总量的16%左右,但产量和出口量却长期占据全球总量的50%以上,储采比远低于全球。经过长时期大规模无序开采,目前我国萤石资源以低度矿、难选矿、伴生矿和以前开采遗留下来的大量尾砂矿为主,由于行业资源结构的变化由优变劣,开采方式由露天转入井下深层,萤石生产成本普遍增加。由于萤石具有不可再生性,同时其对下游氟化工产业的重要性与必备性又赋予了其“战略性资源”的重要意义,储采比处于低位不是长久之计,近年来,我国不断采取措施保护国内的萤石资源,政策一方面对出口加以限制,另一方面通过设置高准入标准,限制开采企业数量,环保约束下行业产能出现收缩,进口量增加。2018年我国萤石产量为350万吨,比2017年减少30万吨,同时,进口量达到51万吨,首次由纯出口国转为纯进口国。

  在成本提高与供应减少的影响下,2018年萤石精粉价格创历史新高达到3800元/吨,全年平均价格为2739元/吨,同比上涨34%,2019年继续维持增长趋势。随着全国范围内化工行业安全环保整治的不断加强,行业准入门槛将升高,萤石供应整体上看将长期趋紧,价格中枢将不断上行,行业景气度将不断提升。

2018-2019年6月中邦氟化工行业开展阐述:原料萤石

  相关报告: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萤石矿行业市场需求预测及投资未来发展趋势报告》

  萤石下游主要是氢氟酸(占比为53%),2018年我国氢氟酸产量为159.27万吨,同比增长12.58%,需求量为79.26万吨,同比增长3.13%。氢氟酸腐蚀性很强,生产和运输具有较高的危险性,近年来有效产能逐年减少,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而氢氟酸的下游为氟烷烃(占比为65%),氟烷烃主要用于制冷剂,目前第三代制冷剂HFCs正在逐步取代第二代制冷剂R22,HFCs主要包括R134a、R125、R32和R410a等,第三代制冷剂对氢氟酸的吨耗更大,随着其市占率的提升,对氢氟酸的需求也会不断增多。

  第三代制冷剂为“超级温室气体”,根据《蒙特利尔议定书》第28次缔约方会议通过的关于削减氢氟碳化物的修正案,美国等发达国家将从2019年起削减HFCs的使用量,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发展中国家将从2024年开始减少使用量。我国作为HFCs的主要生产国,计划于2024年开始冻结HFCs的消费和生产,基准为2020年至2022年的平均量,为了抢占配额,许多厂家新增了HFCs的产能建设。据统计,R125规划新增产能超过10万吨,R32更是达到25万吨,超过了目前的产能,第三代制冷剂投产的增加将大大扩大对氢氟酸和萤石的需求。同时,发达国家计划自2019年就开始减少HFCs的使用,而制冷设备的更新一般需要8年以上的时间,海外的第三代制冷剂供给缺口将不断扩大,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生产国,出口有望持续走高。

  我国的制冷剂行业在经历了2009-2011年的景气高点后,由于大量产能投放导致产能过剩,产品价格持续下行,行业景气度下降,企业盈利能力亦下滑。随着行业的长期低迷,部分落后产能开始逐步退出,行业去产能的进程初步展开。目前第三代制冷剂R134a、R32和R125等产能退出幅度均在20%左右。随着产能的逐步退出以及需求的增长,第三代制冷剂的开工率已普遍恢复到70%以上水平,企业盈利有所提升,行业景气有望复苏。

  我国氟化工产业在氢氟酸、氟化盐、HCFC、HFC、含氟中间体领域已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但在含氟聚合物、含氟电子化学品、含氟表面活性剂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大。其中,含氟聚合物的产品性能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大,同类产品的出口单价仅为进口单价的一半,高质量的含氟聚合物完全依赖进口;含氟电子化学品和含氟表面活性剂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主要依靠进口;PFOA替代品开发与应用技术尚未实现规模化和工业化生产。我国氟化工产业发展趋势主要体现在资源保护与接续和产业转型与升级两大方向。

  在氟资源的保护与接续上,首先要扭转优质氟资源过度出口的局面。未来我国萤石的出口将基本趋于停止,氟化氢、氟化盐的出口量将大幅下降,且出口的氟化氢和氟化盐主要以低质伴生氟资源为原料;其次要加快低质氟资源的开发利用,使其成为重要的接续资源。争取使我国生产的氟化氢和冰晶石等氟化盐的20%左右来自磷矿等低质伴生氟资源和电解铝等生产中的回收氟资源;再次要推动萤石资源整合。提高萤石矿权的集中度,使稀缺资源向自觉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企业集中,从氟化工产业链的源头解决优质氟资源过度开发与出口问题。并在目前我国尚未参与的国外萤石资源开发中取得突破。在产业转型升级方面,一是产业结构调整。规范整合基础氟化工,抑制基础氟化工的盲目发展和过度出口,促进基础氟化工产业整合;稳健发展国际主流氟化工产品,使其发展成为我国氟化工产业的主流产品;重点突破尖端氟化工产品,将成为国家政策扶持的重点。二是贸易结构调整。大幅减少基础氟化工产品的出口;在减少优质氟资源流失的同时,推高国际氟化工产品价格,形成基础氟化工产品国际溢价,使我国成为基础氟化工产品的价格洼地,增强我国主流氟化工产品的成本竞争力,增加主流氟化工产品的出口;依托原料价格优势和生产成本优势,增加国际主流氟化工产品的出口,使其成为我国氟化工产品出口的主力军;大幅提高我国尖端氟化工产品的国内自给率,重点突破尖端氟化工产品。

  除上述两大方向外,我国还需要形成符合国情和氟化工产业特点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需要适时制定出台差别化出口政策,一方面迅速遏制优质氟资源的出口,另一方面利用出口市场拉动我国低质氟资源的开发利用;适时出台萤石资源整合政策,推动萤石资源优化配置,支持企业掌控国外萤石资源;出台适当的扶持政策,支持尖端氟化工产品取得突破,加快主流氟化工产品的发展;鼓励氟化工企业的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

本站文章于2019-10-31 06:35,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2018-2019年6月中邦氟化工行业开展阐述:原料萤石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